眉苗的秋雨

眉苗的秋雨

今夜月隐香沉,西风漫卷树梢。孤灯昏影闪烁,却是一袭寒装斜雨。初秋微黄,满目早已凄凉一地。晚风瑟瑟,又添新愁。

推户撑伞,路上形影单只。淅淅沥沥的秋雨,早已淋湿刚刚走过的夏季。不远处,濛濛中,几盏忽明忽暗的青灯,一舍客疏清稀的茶铺,依然在寒风中收纳过往的客人。偶尔疾驰而过的车轮,再也不顾及脸面和礼仪,飞溅起的心情,夹着几声抱怨和谩骂。风雨中,匆匆赶路的人,都想快些依偎进那温暖又舒心的港湾。一杯浊酒!一声“你回来了啊!”人生若梦,你我何曾不是那匆匆的一员?风里来,雨里又去。前行的路上,从来不曾放下过风雨兼程的行囊,即使雨依然不停,即使风依然惨烈。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独自孤坐茶前,吮吸着小二刚送来的甜茶,凝望风雨如磐的夜空,心里无神般空旷。远在他乡的人啊,何时共剪烛西窗?巴山夜雨,可曾安好?

彬伍伦 注明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