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生日

又是一年生日

生日这个词汇对人们来说是最熟悉不过的了。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日,而每个人的生日都是不同的,有些人将自己出生的那一天作为自己的生日;有些犯罪分子将自己获得重生的日子作为自己的生日。而生日对我来说是最平凡不过的了。“生日”苍老着岁月。

又是一年生日时岁月无痕,光阴如隙,我漠然的迎来了又一个生日。走在经年岁月里,看着日子悄悄的从指缝问溜走,一些象征着光阴的折痕争先恐后的爬上眼角眉销,就像娃娃说的那句:“我看到颜头上的皱纹了”再像儿时那样企盼着生日了,因为我真的不情让那條然而去的时光,带走我的童真,我的快乐,我的无是无非,信懂岁月,小小梦想……岁月的流逝有时总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沧桑,于是,也不如今,生日成了我不敢想却又不能不触摸的话题。

不说喜。生日这天不该欢喜,娘亲受苦,新生的小生命无非是来这世上走一遭,有风有雨有哀伤,无欲无求心亦凄凉。人生是一场跋涉,由东向西随日月迁徙,根于此岸,花在彼岸开,日月轮转无期限,生命却只是一瞬间,怎一场红尘幽渡盼何兮……说到这,心,猝的一下,疼了,明知一路颠簸,我又为何要在儿子身上强加诸多的不愿呢?他的不愿每时每刻都在刺穿着我,如,此般的纠结。

不说悲。生日这天干么要伤悲,发肤受之于父母,滴水之恩尚需涌泉相报,何况父母所受之命。有风有雨才有花开的四季,有所求心才有所向,也才契合了物竞天择的自然规律。享福,是后来的事,不先付出不想付出不愿付出,生命多少有点悲戚。风风火火的日子里,谁在和自己的心较着劲儿。不说悲。生命多么灿烂,安然走过,就是一种收获。岁月爬满窗口的日子总有想永久保存的经典,还有沁人心魂的瞬间。

这一天,什么都不用说,举头望月,轻捻一撮清风,月华的轻盈,是最美的祝愿。什么都不用说,万家灯火,摇曳着生命中的情感。

这一天,什么都不想说,拾掇起一些希翼,举起杯中的酒,偎在初夏墙外品着夜色,送给你简单的祝福。平淡繁琐的生活,生命依附着小溪河流,缓缓流淌,无需绚烂多彩,无需壮观澎湃。溪流跳跃处,也会有花香弥漫、碧草青青。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又是一年生日时。温润的季节,美丽的天空。用生命的泉水,轻轻筛洗昨日的光阴,那是一缕晨曦,阳光穿透薄雾,满地光华,雾气散去,露珠悄悄睡去。昨天,已经被甩在了身后,值得珍藏、令人感动、给人欣慰的全部默无声息收进背囊,这是安抚心的双手,也是温暖灵魂的神曲,至于那些哀伤、烦恼还有莫名其妙的忧愁,丢了吧。

日子如此平淡,平淡的如一杯白开水,给人苍白无从下咽。就如今天的雨,泼湿了大街小巷,诱发了我的错乱神经,催生着肩背上的疼痛。街上那枚旋转着的红雨伞下,生长着一张怎样的面孔,这张面孔的表情,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打开音乐,让那些拖着长长尾巴的蝌蚪挤满整个房间,给生活一点格调,格调,好像是从大提琴里流淌出来的那种浑厚丰满,开朗的性格,充满深沉而复杂的感情;好像是从胡琴中溢出的情感,或激昂或温婉或绵长;还好像是从圆舞中走来的强大生命力,旋转着。就像这春风,唤醒了大地,就像这夏雨,刷洗着尘世,就像那金黄,喜悦着丰收,就像远方的雪,挥洒着寂静。

淅淅沥沥的雨,下着,新绿,淹了半个世纪。

人间四月芳菲尽,农家梧桐始放开。站在窗前俯瞰,一树树美丽的梧桐花开着,成串的花,细长的蕊,静默着、跳跃着、影影绰绰孤独地唱着曲儿,在雨中漂泊着幻紫的、浅粉的梦。

你的生日,为你写,给我看!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