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补数字鸿沟,让孩子们都上得了网课

弥补数字鸿沟,让孩子们都上得了网课

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互联网提供了助力。居民减少外出,网购和外卖平台为他们解决了日常购物难题;医院通过网络问诊减轻了接诊压力,降低了患者出入医院带来的交叉感染风险;为了实现停课不停学,中国各地推出了网络课程。

疫情之下,人们越来越依赖网络,但一些地方互联网基础设施较差的问题也随之凸显。据统计,中国互联网普及率为61.2%,网民数量达8.54亿,农村网民有2.25亿,城乡差距明显。没有实现网络接入的地方,大都是自然条件较差的农村地区,一些地方虽已铺设光缆,但也无法实现家家通网。这种情况在农村偏远、贫困地区普遍存在,给网络授课带来很多困难。

由于疫情期间学校停课不停学,“云上课”成为当前教育行业流行的授课模式,不少农村孩子遇到了“没网络”“信号差”的难题。河南洛宁就有学生因家中无法上网,不得不到村委会“蹭网”上课。还有居住在湖北麻城的一名中学生因家中手机信号差,只能在山上搭帐篷,每天上山上网课。为此,中国负责通讯设施搭建的企业,把查找硬件短板等任务提上日程,找到了设立临时信号塔等方法,为更多孩子上得了网课而奔波。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中国的“数字鸿沟”不只体现在城乡差异上,还体现在代际差异上。年轻人对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更为熟悉,他们习惯使用社交媒体构建自己的人际网络,疫情暴发后,他们不但能靠网络购物解决日用所需,还能通过“建群”来促进社区居民互助,或通过互联网为隔离中的人们提供远程心理辅导等服务。老年人本应成为网络问诊主要受益人群,但他们大多不会上网,如果没有他人帮助,就无法利用这些新型服务。这种代际差异之下,年轻人较多的小区,居民更多使用各类网络工具,老年人较多的小区或老街区,则更多需要社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提供代买、送货等服务。

中国互联网的潜力在疫情期间得到了极大挖掘,但“数字鸿沟”的存在让网络的力量难以充分发挥,一些人群甚至被排斥在网络“战”疫之外。中国必须尽快消除“数字鸿沟”,一方面要加速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消除网络覆盖的“死角”,并推动移动互联网提速降费;另一方面,还要为上网不便人群提供更为人性化的服务。只有这样,才能离“人人共享网络”越来越近。

本报特约评论员 付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