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抗议席卷全球,绝非反歧视那么简单

社会抗议席卷全球,绝非反歧视那么简单

警察暴力执法致非洲裔美国人死亡的悲剧,引发了全美反种族歧视示威浪潮。目前,这股浪潮席卷了加拿大、英国、德国、法国、澳大利亚、土耳其、荷兰等国,并在一些国家升级为了暴力事件。

种族歧视是欧美国家的顽疾,隔三差五就会“发作”,反歧视游行也经常上演。近年,每当美国出现非洲裔遭警察暴力执法死亡的悲剧,抗议的星星之火便很快在全美成燎原之势。

2015 年美国暴发了反歧视的巴尔的摩骚乱。不过,这次席卷全球的示威抗议浪潮,绝非反种族歧视那么简单,背后有更加深层的经济社会因素。这更是西方民众压抑已久的不满情绪的一次集中释放。

近年,很多国家都上演了社会运动,比如,美国上演了“占领华尔街”,法国暴发了“黄背心运动”。

这些运动大多呈现出三个鲜明特点。其一,任何话题都可能演变为抗议示威。

大到移民政策改革、医保改革、警察过度使用权力,小到油价涨价、公共交通涨价都可能激发社会矛盾。

其二,参加抗议的主力军发生变化。近年参与社会运动者不再是传统社会底层或少数族裔,大学生、中产阶级的身影也随处可见。

其三,抗议内容话题更加多元化。比如“占领华尔街”的诉求便包括反腐败、反贫富不均、倡导环保、呼吁两党停止内斗等诸多内容。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社会运动频繁登场,是因贫富分化、阶层固化、社会不公、资源不均等原因激化了社会矛盾。二战后,全球经济进入快速增长之际,以上问题也日益突出,很多欧美国家曾采用经济和社会改革加以应对。比如美国总统约翰逊出台了《民权法案》,推出了包括“向贫困开战”、青少年教育、改善医疗保险、保护环境等内容的“伟大社会”施政纲领,缓解了社会矛盾,也让民众福祉得到较好保障。

冷战结束后,全球化步伐加速,每个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都被纳入其中。

不过,全球化在带来商品、资本、人员便捷流动以及全球空前繁荣的同时,也滋生了难民危机、种族认同、产业转移、环境污染、发展不均衡、贫富悬殊加大等诸多问题。

当经济较快增长时,以上问题尚有调适空间,矛盾也有缓和余地。可近年全球经济增长持续放缓,社会矛盾日益尖锐化,公众不满和诉求骤增。他们不满少数人垄断经济和政治资源,渴望在国家治理上有更多话语权,希望为自身谋求更多合法权益。一场大疫来袭,很多人处境雪上加霜,一度被掩盖的矛盾尖锐化,引燃了社会的怒火。

亚裔在很多国家被贴上病毒标签 ,他们除了要面临病毒攻击、降薪失业风险外,还遭遇着无休止的骚扰和歧视;美国拉丁裔、非洲裔在疫情间死亡人数远高于白人,激发了各国少数族裔对医疗资源不均、种族不平等的常年积愤;疫情冲击下,各国经济不同程度停摆,即便是西方国家白人也叫苦不迭。新冠疫情好似那根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普罗大众的心理承压防线大面积崩塌。

借此次非洲裔美国人之死,很多民众走上了街头。

这场全球社会危机,需要全球合力应对。国际社会需要齐心协力重塑全球化、完善全球化,在扬长避短中确保各国均衡发展,让所有人都能充分享受全球化红利。各国也要推出经济和政治改革,在提高公众参与社会治理、缩小贫富悬殊、实现阶层流动、实现种族平等等领域多下工夫。

本报特约评论员 华光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