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年轻人成为社会的建设力量而非破坏因素

让年轻人成为社会的建设力量而非破坏因素

近日,香港国安法正式生效,这部法律不仅对稳定香港社会意义重大,还能守护年轻人的成长环境,避免他们被裹胁、随大流参与非法活动或非理性运动。

香港青联主席蔡德升认为,当初很多人并不一定有明确的诉求,只是受到身边人的影响而走上街头,香港国安法让他们有理由去拒绝朋辈的邀请。国安法生效前夕,香港教育管理部门表示要积极向学生介绍这部法律,将国安法纳入香港国情教育之中。

过去一年发生的香港街头暴力中,年轻面孔经常出现于非法集会和暴力活动中,超3000 名学生被捕,其中18 岁以下的约1600 人。

提升青年的爱国意识和守法意识,是当务之急。

首先,要改进历史教育,增强香港青年对民族和文化的认同感。按照以往讲述模式,香港因在清末就被割让给了英国,因而会被割裂在中国近代历史之外,再加上“欧洲中心论”影响,香港就被列入英国文明的辐射范围。这样的割裂是对文明史和近代史理论的误读,很容易导致青年学生忽视香港的文化根源。其实,香港的人文、社会传统等均属中华文明范畴;即便在近代,香港的发展与中国内地联系依然紧密,尤其是省港之间互动十分频繁;回归之后,香港有了更好的发展环境。

因此,香港的历史教育应着重帮助学生探寻香港的文化根源。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其次,应帮助香港青年戒除“飞地心态”。香港曾是英国在远东的殖民地,因与英国相距遥远,其地方治理具有一定的“飞地”特征。在一些人看来,飞地既是“化外之地”,也是“法外之地”,只要不突破英国人划定的红线,香港就应享有独特地位。

飞地地位让一些香港人引以为豪,乐于标榜香港的“独特”和“自由”,却忽视了港英时期,香港人其实并无太多政治权利和太高的社会地位,忽略了其与祖国命运相连的事实。

香港回归之后,一些人认为特区的设立是承认和延续了香港的飞地地位,这种心态也影响了香港青年,致使他们把国家和特区政府的正当管治权视为对香港社会自由的干涉。只有让香港青年认识到香港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从来都不是飞地,也没有任何地方可以成为“法外之地”,才能帮他们戒除这种“飞地心态”,破除他们归属感缺失的最大症结。

再次,要帮助香港青年改善生活和就业环境。

近年来,香港经济增长动力减弱,房价高企,就业状况不佳,这些都引起了香港青年的不满。对个人前途失去信心,深感被排除在香港未来发展之外,成了一些青年参与非法活动的助因。要增强青年归属感,就要给他们创造投身香港发展的条件,最基本的就是改善就业。香港就业环境变差,主要是因为经济结构失衡,科研、制造等领域发展缓慢,创业、创新空间也日渐缩小。

要解决这些问题,香港必须加速经济转型,尤其是房地产、金融等过热和畸形产业,必须及时调整。

近来,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发生了抗议活动,其中很多具有反传统、反建制的特征,比如占领华尔街、“黄衫运动”以及摧毁雕像运动。这些活动中,也出现一些打砸抢等违法行为,不少年轻人参与其中。世界各国都面临着部分青年法制意识单薄,难以融入社会发展主流,容易在社会骚乱中成为助燃者和牺牲品的问题。要解决这样的问题,各国均需要在管理、教育、引导等方面努力,以法治思维维和方式护社会安定。一方面,以什么样思想观念、方式和教材教育年轻人,显得尤为重要。另一方面,从社会制度设计上,为青年“向上流动”提供阶梯,必不可少。一个良性的社会,应该是让年轻人成长为社会建设和发展的积极力量,而非破坏因素。

本报特约评论员 付海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