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被指控 杜昂山素季将亲赴海牙抗辩

缅甸被指控 杜昂山素季将亲赴海牙抗辩

【本报讯】缅甸总统府日前正式宣布,政府任命国务资政兼外交部长杜昂山素季为国家代表,以外交部长身份亲自率领缅甸代表团前往荷兰海牙国际法院,就针对缅甸提出的若开邦问题指控进行抗辩。国际合作部部长吴觉丁也被任命为联合代表。

国际法院近期向缅甸政府通知冈比亚于11月11 日向国际法院控告缅甸事宜,并决定就此事于12月10日至12日举行公开听证。

缅甸当局随后就此事进行回应。11月27日,外交部发布新闻通报称,缅甸从未有发生过“种族灭绝”情况,过去没有,未来也不会有。

通报称,冈比亚就若开邦逃离家园事宜代表伊斯兰合作组织(OIC)向国际法院(ICJ)控告缅甸。根据《联合国宪章》,包括缅甸在内的所有联合国成员国均为国际法院的成员。因缅甸被告国际法院的事情是关系到国家和全体人民的根本利益,国务资政杜昂山素季将亲自率团解决事件。

通报中阐述了“种族灭绝(Genocide)”的定义,即意图全部或部分消灭民族或种族团体而实施的行为。

通报表明, 缅甸于1949年12月30日签署了《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 《灭绝种族罪公约》),成为第42个签署该公约的国家,并于1956 年3月14日正式成为《灭绝种族罪公约》的缔约国。

在1955年9月2日缅甸相关部长向议会提交审议《公约》时也曾表示,缅甸笃定从来没有采取“种族灭绝”方法,进行全部或部分摧毁民族、种族或宗教团体或任何其他组织的行为。此类的事情今天也没有发生,而且今后也不会发生。

外交部表示,全体人民能够积极支持国务资政杜亲自率团在国际法院进行应诉,当局对此感到欣慰。缅甸在国际法院上遭到控诉,关系到国家和全体人民的利益。全体人民的“团结”就是“国家的力量” 。当局将在应诉时,让国际社会得知事情的真相,即缅甸不会直接或间接对任何国家、种族、宗教或团体进行攻击和伤害。

根据目前的情势,缅甸当局也正在积极为抗辩做着准备工作。据了解, 缅甸方面将聘请国际上知名的法律专家和律师。此外,国务资政府也于11月26日发布通报称,宣布缅甸总统府成立国际刑事司法特别组(Special Unit on In-ternational Criminal Justice)。

据通告,总统府成立国际刑事司法特别组,旨在有效地处理国际刑事司法事务;推动人力资源发展;向相关政府部门提供相关法律建议。而国际刑事司法特别组由外交部、联邦最高检察厅、军法官署相关法律专家组成,由联邦最高检察厅领导。

国防军军法署副署长也于11月24日在内比都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说,为了有效地应对冈比亚的控告,国防军会积极配合政府。在必要的情况下,国防军会提供相关证据。

国防军发言人佐敏吞准将表示,“上述决定是在军方与政府协商后作出的,我们军方将与政府充分合作,我们将遵循政府的指示。”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美国背后再“捅刀”

就在杜昂山素季即将带团抗辩前夕,又有西方国家舆论对缅甸“开火”,这次是美国。

根据法新社的报道, 美国11月25日晚些时候表示,缅甸违反了禁止化学武器的全球公约,可能保有1980年代留存的化武。

美国副助理国务卿狄南诺(Thomas DiNanno) 在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rganization for the Prohibition of Chemical Weapons)年度会议上称, 美国担心,缅甸一座往日生产芥子气的“历史性” 化武设施内可能留存有这种化学武器。

他说:“根据能够获得的情报,美国认定缅甸并未遵守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即未申报以往的化武计画, 也未摧毁化武设施。”

这样的指控无疑让缅甸目前的国际舆论形势更加糟糕,美国可以说是在最“恰当”的时机煽风点火,趁机对缅甸“再捅一刀”。

2015年7月9日,在荷兰海牙举行的《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第79届执行委员会会议上,缅甸签署《禁止化学武器公约》,成为禁止化学武器的第1 9 1个国家。 《公约》全称为《关于禁止发展、生产、储存和使用化学武器及销毁此种武器的公约》,其核心内容是在全球范围内尽早彻底销毁化学武器及其相关设施。

有分析称,美国官方的上述指控显然针对于此,也将缅甸逼迫到了更加窘迫的形势当中,也让国务资政杜昂山素季的此次海牙之行再添“凶险” ,想必12月10日至12日在国际法院举行公开听证上, 杜昂山素季必将接受来自各方的“明枪暗箭”,压力可想而知。

 

“非洲小国”

何以敢控告缅甸?

西非国家冈比亚是一个以穆斯林为主,总人口不到200万的“西非小国”。

根据缅甸国际合作部部长吴觉丁的说法,缅甸与冈比亚于2011年1月13日建交,两国除了建立外交关系以外,双方通常没有进行联系。在缅甸发生的相关事件,与冈比亚没有任何关系。

国务资政府部部长吴觉丁穗介绍称,冈比亚此次谴责缅甸几十年以来压迫逃离若开邦的人员;限制他们应得的根本利益; 散布有关他们的仇恨言论;把他们作为一个群体进行种族清洗。冈比亚说,缅甸违反《灭绝种族罪预防和惩治公约(1948年《灭绝种族罪公约》) 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条款。为此,缅甸要承担应有的责任。

据了解,本次冈比亚控告缅甸,得到了伊斯兰合作组织(OIC)和一个国际律师团队的支持。而冈比亚总检察长兼司法部长曾在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工作,参与调查1994年卢旺达境内种族灭绝事件,他在发起针对缅甸的诉讼当中“发挥了很大作用”。

冈比亚本次行为的背后靠山,也主要就是伊斯兰合作组织。该组织由遍及中东、中亚、西非、北非和印度次大陆的57个成员国组成,覆盖的人口约为13 亿,以及全球70%的油气资源。此外,伊斯兰合作组织也是联合国常驻机构。

2019年3月1日至2日, 伊斯兰合作组织外长理事会第46次会议在阿联酋阿布扎比举行,主要讨论了巴勒斯坦、少数族裔、文化、社会和经济问题。其中就包括缅甸若开邦的“ 宾格力”问题。

在2019年5月举行的伊斯兰合作组织外长会议上成立了部长级非常设委员会(AD HOC)。该委员会由冈比亚领导。

据了解,伊斯兰合作组织对若开邦的态度非常强硬,坚持要求缅甸政府给与“宾格力”合法的原住民身份,同时还要建立独立保护区,允许“国际部队”进驻。这几乎等同于分裂缅甸。

当前,缅甸当局如何化解危机不仅收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更考量着已在国际社会“摘掉民主光环”的杜昂山素季和她的整个政府团队的智慧。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