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乐”进缅甸 葫芦丝与书法课程在仰举行

“书”“乐”进缅甸 葫芦丝与书法课程在仰举行

【本报实习记者 林依梵 林晓彤  仰光报道】每天下午四点钟,葫芦丝悠远的声响都会缭绕着整个文化中心,把西双版纳的丛林气息带入仰光这片土地。伴随着呜呜葫芦丝声而来的,是两位来自中国云南昆明的老师——杨思柔老师教授葫芦丝课程,李平老师则负责书法。

从8月28日开始每天下午4时至5时30分 ,葫芦丝课程和书法课程都在仰光中国文化中心同时举行,两门课程都将持续两周。

作为云南少数民族乐器,葫芦丝富含浓郁的地方色彩,也是中国音乐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文化中心,它也备受热捧。杨思柔透透露,第一天开始就来了很学多员了,以至于有一些晚到的人找不到位置坐。

杨思柔在中国从事民族乐器教育,在国内以教授葫芦丝和古筝为主。为何是将葫芦丝带入缅甸,而不是别的民族乐器,杨思柔给出了答案,葫芦丝音域较窄,对于初学者而言,入门也相对容易,几节课就可以学会了,两周就可以吹奏几首小曲子。

对于学员们的学习精神,杨思柔也给出了极大的肯定。这边很多学员都很热情,很积极,很努力。在学习的时候,他们会不停地提问题。实际上,早在课程开始之前,学生们就已经提前达到文化中心开始练习了;在五点半下课之后,他们也不会立即离开,而是会留下来再练多一会儿。

音乐无国界,很多时候不需要言语也能够交流。所以即使有语言方面的障碍,杨思柔也可以跟来自缅甸的学生沟通。“他们都认识do re mi,而我就用我的中式英语跟他们讲解,他们也听得懂。”杨思柔开玩笑道。

“我之前是完全没有学过葫芦丝的,之所以会选择来上这个班,是因为我想带我的孩子一起来体验一下中国的文化。因为小孩子从出生到现在都是跟我们待在缅甸,能接触到国内的文化的机会比较少,所以非常感谢这个课堂。”在缅经商的中国人王玲春在课后对葫芦丝课堂表示深深的感激之情,在上了三天的葫芦丝课堂以后,她也有了一定的体会,葫芦丝一开始学的时候是比较容易的,但是现在指法开始有了变化,觉得有一点困难了,不过还是非常的有趣的。

葫芦丝活泼灵动,书法艺术则在笔尖的逸动飞扬中让人心情沉静下来。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书法老师李平也来自云南昆明,是云南画院的专职画家,同时研究书法。在仰光,他只教楷书。“一个字的结构和笔画,在楷书中表现得最为明显。”

因为学员们都没有书法基础,李平从最简单的笔画开始教起。“学一下笔画,再学一下字的结构,往后再一教授章法,最后让他们尝试创作。”但李平也为仅有两周的短暂学习时间感到担忧,“学员们难以学得很深。”

同样让李平担忧的,还有缅甸的书法教育环境。“在缅甸,宣纸和毛笔都不好买,书法老师也极少。”同时,李平也给出了解决办法,如果学员们真心喜欢书法艺术,完全可以尝试自学。中国文化中心有许多书本教材,也提供了工具,网上也有教程。

学员何慧君便使用了这个方法学习书法,只要有时间,她就会在网上搜索课程主练习。“学书法的时候感到非常平静,在生气的时候拿上毛笔,整个人就会变得放松了。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来学习毛笔的原因,家里也有大大小小的毛笔很多。”

黄碧珍女士来自仰光,她已经接受了八年的汉语教育,她在接受金凤凰记者的采访中说道,学书法还是比较难的,到现在我还只能写一个“人”字,不过在后续的学习中,还是会更加努力练习,争取写更多的字。

“继承中国传统文化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书法是艺术,也是载体,是传播中国文化很好的渠道。只要简单写上一副字,大家一看就知道,这是中国的,不是其他国家的。”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