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态 New Normal

新常态 New Normal

疫情下的新常态和新生活,你适应了吗?

已准备好面对新常态下的新生活了吗?

新型冠状病毒给人类带来可不小也不少的损失与麻烦,从2019年年底人类开始发现它的存在后的短短半年内,到目前(6月底)为止,已被它夺走数十万(40多万)人的宝贵生命,感染病毒的直接受害者800多万,更为严重的是它的这一出现将造成不堪设想的全球经济损失还不说,疫情的许多复杂性和不确定性,更会带来无法想象的对未来人类社会的一直威胁,以及给将来人们的日常生活造成不可思议的很不便之影响,使人类生活方式不得不进入一个新阶段,人们不得不习惯另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 “新常态New Normal”。

 “新常态”原本是经济和商业领域的用词,常用来形容2007~2008年金融海啸,以及2008~2012年全球经济大衰退之后的日子。原本的日常生活,受到金融海啸或大衰退而不正常,就算冲击过了,生活回归正轨,但已不再是跟以前同样的生活,而是新的一种“正常生活」 ──“新常态”。2020年,在疫情COVID19的冲击下,大家的生活都一团乱了,无法像往常一样生活,想去哪里就去那里;没办法正常工作,很多人都丢了工作而失业;停学停课,孩子们也摆脱不了受害,现在疫情还没过去,就算将来疫情过了,人们的生活可不会再回到以前,而新一种的“正常生活」方式 ──“新常态”将启动,将会是怎么样?

首先,2020年这一次的疫情给全世界200多个国家做了一场大考试,考试的科目既不是医学技术的先进、医疗设备的优势,也不是医疗卫生的政策、医学认识的深浅,而这一次的考试只考了两科: (1) 统治者的治力素质  (2) 老百姓的智力素质,至于考试成绩,是要大家拭目以待,谁考掉了?谁考得及格分数?谁得优等分?考试考分考得及格的、考得理想的,统治者乃获民心,老百姓乃早日适应“新常态”。但不管怎么样,“新常态”肯定是大家接下来要考的一个新科目,等着大家的一个新挑战。

然而,受疫情影响而形成的“新常态”将带人类扭转一些生活习惯和文化的新历史,譬如:(一)戴口罩就如穿鞋、穿衣一样,成为生活的必要的一部份,我们身上的新常态装饰,又多了一样,但不是像手表耳环,而是像衣服裤子,手表、耳环、衣服、裤子、口罩等,在我们的身上作为装饰都扮演着不同意义的角色,而口罩乃卫生安全; (二) 全人类几百年的“握手”文化,可能即将告一段落,等等。在有效疫苗问世之前只有与病毒共存,我们只能以勤洗手、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来应付疫情,对抗病毒扩散、防止疫情漫延。

“新常态”需要过渡时期,因为我们必须需要时间来适应它,那是吸取经验的取经阶段,在这阶段所面临的所有困难、矛盾和不习惯,配合我们的毅力和耐心,会带我们进入常态。在还没习惯之前,在探索期,难免会有矛盾及争论,比如说,关于社交距离Social distancing,就已有一些争论:“一起同挤坐一辆车来到,下车后进餐馆吃饭,还需要大家隔开距离吗?”、“枕边夫妇排队买票,保持社交距离,岂不是笑话?”等等等,成了大家的讨论话题。但是从另一方面考虑,任何迈向“新常态”,都必须遵循公共健康原则,公共健康原则将成为每一个人日常生活的新指南,因为你不能只为自己,还得为他人而活。相信还是有很多人都抱着一旦疫情过了,日常生活就能回到以前。其实,大家应该清楚,我们的生活是不可能回到以前了。我们必须得适应新常态下的新生活,以正面积极的心态来继续与病毒共存,就算疫苗研发出来,我们依然要遵从新常态生活方式。

除“勤洗手、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以外,更关键的“新常态”应该是来自高科技,远程工作、居家办公、在线会议、云端交易、在线学习、视屏教学、网购网销、等等等等,将成为“新常态”的典型,以促成大家的活动由线下搬到在线、上云,“新常态”将带我们进入人类历史新时代:数位时代、在线时代、云端时代。

最后,与大家分享分享曾看过的两则故事,这故事已经是本人学生时代40年前看的,是两篇科学幻想故事,一部电影和一部小说。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电影片名“Virus”,幻想人类受到一种奇怪的病毒袭击后,造成全世界人类都死亡只剩下正在北极工作的40多位科学家,除了北极,世界各地都没有了人烟,非常繁华的一些大城市,纽约、华盛顿、东京、北京、上海、莫斯科、伦敦、香港等都变成了一座座空城。因为疫情,世界唯一的北极的人类也不能走过来这边的世界,只能呆在原地。剧情一处描述的情景让人印象深刻,就是:这40多位科学家幸存者里有10位女性和30多位男性,在男女人数不平的情况下,以后当大家要考虑繁殖人类后代以传代的时候,必须考虑人类的利益、人类的未来,当他们面临“爱情”与“理智”之间的选择,大家选择了“理智”。在那种非常时期,一对情侣的男女主人公也只好让“爱情”退后,跟随法制制度定下的配偶而去。现在回想这故事,觉得40多年前的这个科学幻想好像正就是说中今天的疫情,因为该影片剧情里的疫情的传染性病毒也刚好就是攻击人肺而导致咳嗽而死亡,真好像40多年前就有新冠肺炎病毒的预感,同时也似乎感受到编剧的用心幻想,感受到他所幻想的“新常态”,没有“爱情”的“新常态”。

另外一则故事是来自一部小说,但可惜想不起书名和作家了,只记得是一部科学幻想故事,当然也像一般的科学幻想故事一样作者描述未来高科技带人类走进的先进社会,种种的高科技领域里的生活,其中主要想回味的部份是,里面谈到未来“新常态”要求的保持社交距离,作者幻想得很厉害,把保持社交距离幻想到人与人之间永远不会再有肉体的任何接触,连男女情侣也要遵循社交距离,既然两情人在根本没有一点肉体接触的情况下,只以彼此的心灵在空中也能谈情说爱,用心灵来感受没肉体接触的爱情。说到这里,可能你会问:“那传宗接代怎么办?”故事里当然有交代这问题:“要传宗接代的夫妻务必到某科学实验室里去进行”,孩子也是从实验室里出来的,而不是从母亲体内,一点儿也不冒犯“保持社交距离”!

是不是觉得这幻想也太绝了?

但是现在是幻想,将来未必是。

不是有一句缅语吗:“没有不可能,只有还没成”?

李祖淳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